第28章 我死不了

作者:沐晨知秋|发布时间:2020-07-11 22:29|字数:2889

御医来的时候,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时辰,司玉卿忍着想要骂人的冲动,将床边的位置让给了慢条斯理的薛御医。

上次也是他。

“怎么样,薛御医?”

司玉卿忍无可忍的站起来问道。

“七皇子,他……”

薛御医脸色不佳,俨然跟上一次一模一样的严肃的神情,不顾司玉卿的心急如焚,还刻意停顿了一下,捻了捻半白的胡子 ……

“行,你不用说了,又他娘的听天由命是吗?”司玉卿抢过了话茬,一脸不善。

薛御医尴尬的张了张嘴,又看了看躺着的君凌霄,缓缓道:“皇子妃说的对,微臣已经开了药,按时服下,七皇子一两个时辰便能醒过来。”

司玉卿已经不想在跟这个薛御医说话了,治标不治本,只要人还死不了,他就永远不会认真给君凌霄看病。

这病治好了没有功劳,治不好,也不会有罪。

她心情跌入低估,摆了摆手示意梨尘把薛御医送走,留下她一个人坐在床沿上,神情凝重。

不一小会儿,梨尘送完御医就回来了。

“你还是不想跟我说实话吗?你知道你们主子的病不是装的,别瞒着我了,我已经嫁给他了,不会害他的。”

司玉卿认真的凝视着梨尘,语气极其严肃。

梨尘从未见过她这般认真的模样,不由的心虚起来,同时也很疑。

她对主子的关心,不像是假的。

“主子,是中毒……”

梨尘思虑了半天,才犹豫着开口。

司玉卿一听,心里猛地一颤,仿佛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般。

“是谁下的毒?!”

她突然站起来继续追问。

“是……”

梨尘刚要开口说话,床上却突然传来了声响。

“梨尘。咳咳……”

低君凌霄沉沙哑的叫了他一声,语气带着几分责备。

梨尘当即跪下,“是奴才多嘴,奴才下去领罚!”

说完就退了出去。

司玉卿心中五味陈杂,转头看向床上的时候,君凌霄依旧是脸色苍白的躺着,只是微微睁开了深邃的眼睛。

“你醒了吗?感觉怎么样?” 司玉卿紧张地凑过去,双眼紧紧地盯着他脸上的神色。

君凌霄皱着眉头,把脸转向了另一边。

司玉卿缩了缩脖子,低声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中毒”沉默了半晌,发白的唇瓣微启:“我死不了,你也不用多管闲事。”

多管闲事?!

司玉卿翻了翻白眼,“我……”

“出去。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。”

君凌霄再次开口,加重的语气让司玉卿把想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。

“好。”

她低声应了一句,就垂着头出去了。

对于他的话,她向来都是听着的。

“主子,七皇子怎么样了?您怎么心神不宁的?”蓝儿关切的给她倒了杯茶。

司玉卿木讷的结果茶,却没喝一口。

到底是谁在给君凌霄下毒?

他再不受宠,好歹也是个皇子,太子已经坐稳了储君的位置,君凌霄威胁不到任何人,为何还有人要给他下毒。

这一看就是慢性毒药,让他吐血的话,时间应该很久了。

宫里有谁能给他下这么久的毒?

“蓝儿,你跟我说过七皇子的生母是谁?”司玉卿眯起眼睛问道。

“回主子,是已故的纯敏皇后。”

皇后……

司玉卿心里重复着这两个字,眼神里折射出微妙的光。

如果纯敏皇后没死,七皇子健康,太子之位,应该轮不到君逸恒吧。

那不想让君凌霄好过的人,便只有一个了。

就是位高权重,却还没有坐上皇后位子的良贵妃。

想到这里,司玉卿才端起茶盏,轻轻抿了一口。

茶水清甜润喉,她邪邪的勾唇,侧目问道:“蓝儿,你怕耗子不?”

蓝儿一愣,本能的回答:“怕。”

“哦,那就不带你玩了。把夏荷叫来……”

蓝儿看着自家皇子妃这种邪恶的眼神,心里瞬间发毛,“主……主子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小打小闹而已,你跟了我这么久,别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。”

“是!”

说完,蓝儿便出去叫夏荷了。

……

夜黑风高,无人墙角。

“交给你了。”

司玉卿一身黑色夜行服,黑巾蒙面,只露着一双眼睛,眼里闪着期待的精光,把一个不大不小的麻袋交到了夏荷的手里。

夏荷犹豫了一秒,硬着头皮接过了麻袋。

“主子,你确定吗?要是被发现了……”

“被发现了我兜着。去吧,我知道你会武功的,这对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,快快快,我抓了十一只!全放进去!”

司玉卿越来越难掩激动的心情。

夏荷咬咬牙,抓住了麻袋就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“嘿嘿。”

司玉卿忍不住的暗笑出了声儿。

让你给我家夫君下毒!吓死你!

夏荷很快就回来了,司玉卿对她比划了个大拇指,两个人便消失在夜色中……

清晨天刚亮。

“啊——”

凄厉无比的尖叫传遍了整个明鸾宫!

“娘娘!娘娘!”宫女太监们一阵手忙脚乱赶到良贵妃的寝殿……

“啊——有老鼠!快来人啊——”

几个宫女瞬间被吓哭。

满地的老鼠,来回穿梭!

良贵妃穿着亵衣缩在床角,一脸惊恐的盯着地上的老鼠。

“还愣着干嘛?!快给本宫把这些脏东西都赶走!啊——”

良贵妃的话还没说完,一只老鼠又爬上了她的床,惹得她立即跳脚大叫起来!

就这样,明鸾宫鸡飞狗跳了一整个上午。

“查!给本宫查!到底是谁干的!”

良贵妃盛怒至极,指着跪了满地的宫女太监侍卫们大发雷霆。

她火冒三丈,七窍生烟,想到早晨刚睁眼就摸到大老鼠的瞬间,就频频想吐。

“一定要给本宫查出来!严惩不贷。”

“是!”

奴才们心惊胆战的应了之后,就全部退下了,留下陈公公一个人伺候着气愤不已的良贵妃。

…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听着隔壁司玉卿的房间里传来不间断的肆意大笑声。

君凌霄靠在床上,脸色上乌云密布,眼里阴霾极深。

梨尘看着自家主子这个表情,忍不住的一身冷汗,嘴角抽搐道:“主子,奴才去让皇子妃小声一点,别打扰您休息。”

隔壁。

“我真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!哈哈哈。”

司玉卿双手叉着腰,肆无忌惮的大笑着。

“不行,我笑的腰疼!”

说着,就又坐了下来,喝了杯凉茶,冷静了一下,凉茶下肚,她有忍不住:“噗嗤……”

司玉卿眼角的余光瞥见站在旁边的蓝儿和夏荷。

两个人表情尴尬,一点笑意都没有。

“你俩不觉得好笑吗?”

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。

司玉卿瞥了瞥嘴,“你俩别这个表情,她要是查到我身上,我兜着,我就说在明鸾宫旁边抓耗子玩来着,怕被人发现就随手放生了,谁知道会跑到她寝宫去嘛……”

“报!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外面就传来了太监的声音。

“良贵妃娘娘驾到!”

司玉卿满头黑线。

这么快就查到她身上来了?

还亲自来找她问罪来了吗?

司玉卿眼珠子一转,立刻站起来,往君凌霄休息的房间跑去。

君凌霄冷眼看着司玉卿逃命似的跑进来,想再躺回床上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夫君你能下床走动了呀?”

司玉卿惊喜的看着他又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了,心中欢喜。

“自己惹了祸,到我这里来做什么?”

君凌霄没好气的开口。

司玉卿听他这么说,脸色有点尴尬。

原来他都知道明鸾宫的耗子是她干的了……

“夫君这是什么话?我们是夫妻嘛,就算是我干的,我们也要同甘共苦,同甘共苦!”

说着她又尴尬的笑了一声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了女人的声音。

“七皇子和皇子妃真的是好生恩爱。不愧是皇上赐婚,听闻七皇子病重,皇子妃悉心照料。想必甚是劳累,本宫特意前来,给皇子妃送一件礼物。”

是良贵妃来了。

这么快,还直接到房间来了?

司玉卿心里更虚了。

她说礼物?

好端端的没事送什么礼物?

她肯定是查到耗子的事情,找自己算账来了!

司玉卿心里犯嘀咕,良贵妃已经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,走进房间,她紧紧的盯着司玉卿,眼里暗含憎恶。

没等他们行礼,陈公公就直接端着一个锦盒走到了司玉卿的面前。

“这是贵妃娘娘,给七皇子妃准备的礼物,请亲启。”

“亲启就亲启。”

她不自觉咽了口口水。

她不过就是放了几只耗子吓唬吓唬她,良贵妃不至于杀人灭口吧。

而且这么多人都在,良贵妃不敢对她做什么的。

想着,她伸手,打开了锦盒……

锦盒里俨然躺着三只死耗子!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/static/images/bonus/nuomi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1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2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3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4.png

(0)

/static/images/bonus/05.png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>>
赠言: